一家三口围着一个小小的压缩干粮有滋有味地你

来源:http://www.baidu.com/日期:2018-12-16 14:18 浏览:

一家三口围着一个小小的压缩干粮有滋有味地你一口我一

作家二月河于今日(12月15日)凌晨病逝于北京,享年73岁。二月河本名凌解放,他笔下五百万字的“帝王系列”历史小说《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影响巨大,被改编成《康熙王朝》、《雍正王朝》等电视剧后被更多观众熟知。新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二月河的生前好友、作家周大新。


2005年12月16日,二月河与金庸在深圳对话。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新京报:你是从什么时候结识二月河的?在和他的交往过程中,有什么事情让你印象深刻?&;


周大新:我大概是在1981年就认识了二月河。因为他生活在河南南阳,所以我俩很早就开始交往。等到他开始写“落霞三部曲”的时候,我们的交往就更加频繁了。


二月河一直是我的老大哥,这么多年来给与我很多的支持。我当初刚到南阳的时候,有段时间家里遇到了一些困难。二月河经常来我家探望我,给我鼓励,这让我非常感动。


新京报:作为二月河的旧相识和老朋友,你觉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周大新:二月河性格豪爽,做任何事都非常认真,是一个非常愿意提携新人的老作家。很多年轻作家都会去请他写序言,邀请他参加研讨会,对自己的作品发表意见。二月河不仅热情地参加这些活动,还常常给年轻作家讲课,传授自己的经验。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二月河的“帝王系列”小说?


周大新:二月河从小就对《红楼梦》感兴趣,他是在研究“红学”之后转而创作历史小说的。因此他的小说有自己的特点,带有自己的情感和追求,与一般的畅销历史小说作家不太一样。从今天来看,他的“落霞三部曲”为我们回顾清朝这段历史提供了大量生动形象的描绘,有助于我们吸取历史的教训。二月河的“帝王系列”小说很受读者欢迎,销量也非常惊人,在普通读者中影响很大。


新京报:历史作家需要面对历史的真实与虚构的交锋,你怎么看待二月河的历史观?


周大新:二月河很清楚封建皇帝的历史是我们国家历史发展中的一个阶段。同时,他也意识到帝王制度一去不复返,再也不会在我们国家出现了。今天我们都在讲民主,权力归于人民。研究帝王史、认识国情对我们国家今后的发展很有帮助。


新京报:二月河的作品也引发了不少争议。有些人认为二月河的历史小说歌颂了封建专制皇权,他的“唯皇史观”是这些年大热的“皇帝小说”和“皇帝影视”的始作俑者。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质疑?&;


周大新:一部有影响力的作品发表出来后,总是会激起各种各样的看法。现在有不同的意见,这些讨论都是很正常的,也应该被允许这样的讨论。二月河写作的目的,不是为皇帝立传,让大家都称颂赞扬他们。他只是想把这段历史呈现出来,让读者对这段过往的历史感兴趣。他希望读者在了解这段历史的过程中汲取教训,从而走好我们今天的路。


二月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新京报:很多人认为二月河开创了“作家反腐”的先河,你怎么看待他的历史小说和近年来反腐风暴的联系?


周大新:二月河当初写作历史小说的时候肯定没有想到这些年如火如荼的反腐败运动。但是他在研究历史时,发现了腐败盛行是清朝衰落的主要原因之一。他用自己的笔把清朝的腐败景象描绘出来。这给广大的读者,特别是来自政界的读者造成了巨大的精神震撼,让他们看到了政权腐败的恶果。


新京报:有报道称成名后的二月河拒绝做官,不愿出任河南省文联常务副主席。你认为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不愿进入官场?


周大新:我不太清楚整个过程。但我想他在写作历史小说时,描写了这么多的大清官员,他对官场的认识一定比普通人更加深刻,他的小说描写了官场中吸引人的东西,但也展现了不少负面的东西,发掘人性中黑暗的部分。这些写作过程让二月河始终对官场保持着一份警惕。


新京报:你和二月河都是河南作家,二月河曾说南阳孕育了自己,“二月河”这个笔名所指也是黄河,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忘祖。你认为河南南阳这块地方对二月河的创作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周大新:二月河在五岁的时候就随着父母来到南阳。河南是中原文化的腹地,南阳则是楚文化的发源地。古代楚国的第一个首都就在南阳。二月河的作品中肯定有南阳文化留下的痕迹。二月河说南阳对他的精神成长很重要,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新京报:二月河在南阳作家群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周大新:在乔典运先生去世以后,二月河就是南阳作家群的领军人物。他非常乐于提携后辈,确确实实地发挥了带头大哥的作用。这些年来南阳作家群依旧活跃在文坛上,与二月河的带头作用是分不开的。


新京报:我听闻这些年二月河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在写作《乾隆皇帝》的时候得了中风,原本打算创作的关于嘉庆皇帝的小说也未能遂愿。


周大新:二月河在创作“落霞三部曲”的时候,每天从晚上12点开始写到凌晨三四点。这样的作息与他对身体恢复的需求不一致,长期工作到凌晨三四点很伤身体,我想这是他身体状况不佳的根源。在中风之后,二月河还坚持创作一些散文和随笔,在报刊上发表后反响也很不错。


新京报:二月河去世后,你有什么特别想说的?


周大新:今年中秋节的时候,我还去北京301医院看望过他,当时他的身体状况有些好转,没想到后来急转直下。二月河今年73岁,他在这个年纪去世,还是走的比较早,我希望他能到天国享福。我在长篇小说《安魂》中对天国做过设想,人死后的天国有个“享域”,逝者在那里可以享福。我希望他能到那里愉快地生活。



作者:新京报记者 李永博

编辑 沈河西 校对 吴兴发

一篇反映重大主题的千字新闻,怎样才能让读者有一种入其境、闻其声、赏心悦目的感觉,怎样才能激起读者的阅读兴趣,像磁铁一样把读者吸引到报道所描述的新闻事实中去?消息《十名团常委 人人有疤痕》采取将文字新闻视觉化表达的方式,以生动鲜活的画面感而深受到读者喜爱,并获第六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奖一等奖。

人靠思想站立,文靠立意取胜。重大主题是支撑精品的灵魂。有了重大的主题,新闻报道才会有分量、产生重大的社会影响。

强军之道,重在育人。习主席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要适应强军目标要求,着力培养有灵魂、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这篇消息中的10名团常委,就是在践行强军目标中涌现出来的新一代革命军人的优秀代表。他们爱军精武,甘愿牺牲,率队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树立了新时期军人的好样子。

消息从10名常委身上的疤痕入手,为读者呈现了党委常委带头抓训练、带头务主业的新风正气。领导干部带兵打仗率先垂范,以模范作用教育人、塑造人的好作风、好形象映入眼帘,引人深思、发人深省,具有鲜明的导向性。

“看书看皮,看报看题。”一篇千字文字新闻能抓住读者,与标题制作有着很大的关系。新闻标题要言之有物,对新闻事实做出最本质的概括,对新闻内核进行提炼和表述。这篇消息的标题《十名团常委 人人有疤痕》,概括了消息的核心事实,一下就抓住读者,让读者眼前一亮并让产生阅读欲望。

标题“十个字”字字千金,对读者的心灵有震撼作用。谁看了这样的标题都会眼前一亮,“一见钟情”,争分夺秒地把消息看完。这样的标题真可谓题好文一半,起到“眼睛”“广告”“索引”的作用。稿件刊发后,基层读者纷纷致电,对这个有着强烈冲击力的标题竖起大拇指。

这就启发我们,在制作新闻标题时,要对新闻稿件通篇阅读,把稿件中最核心的事实拎出来,用准确的语言进行概括,制作成为标题来吸引和打动读者。

消息写作不同于其他文体,消息的第一句话必须是最重要、最有新闻价值、最新鲜的新闻事实。消息导语通过描述“特战第一班”的夜间战斗射击的场景,赋予消息灵动之感,动词“划破”“越土坎”“匍匐接近”“快速狙杀”的使用,使团常委的形象跃然纸上。

一条动感十足、生动活泼的导语往往能够抓住读者的目光,而一条刻板老套的导语则可能使读者失去阅读的兴趣。

“特战第一班”率先打响第一枪,这样的导语看上去简单明快,因为它非常流畅,没有生硬做作。而且这个导语有一种很强的律感、结构感和步调感。它不强加给读者,而是以新奇性、现场感抓住读者,使读者迅速作出继续读下去的决定。

新闻是一种用事实说话的艺术,能让人在阅读中享受审美愉悦。编者需要的是细节,还是细节。无论什么新闻,都要让读者看见,令读者在乎。要遵循这两条原则,就必须让新闻形象生动而又充满活力。

该文作者在特战团采访特战尖兵的精武事迹时,无意中看到了团长身上的一处疤痕,原来10名常委每名常委身上都有疤痕,都有非同寻常的精武故事。作者灵机一动,何不从这个细节入手,向读者展示特战团的训练风貌呢?随着采访的深入,一个个疤痕背后的感人故事也都一一明了,作者截取了其中几个较为典型的事例,形成了这篇稿件。

有经验的记者往往能通过细节的精彩描述迅速抓住读者的心。作者寻找细节的目的是以小见大,观察到事物的本质。从具体细微的场景入手,再拓展出新闻主题。

这篇消息在短短的954个字中,却运用了大量的细节描写。比如,团党委书记刘修忠鼻梁骨受伤、常委姜海波参加全军反恐集训,右小臂被门板上卷起的铁皮剐进10厘米深等等,这些生动鲜活的细节的真实展现,将读者的想象力和情绪充分调动了起来,真可谓一个好的场景描写胜似一张图片,可以使读者产生“眼见为实”的效果。

由此可见,视觉化的阅读带来的必将是新闻作品的亲和力,必将是读者对新闻作品的深刻理解和感受。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